武装特警进入村庄

武装特警进入村庄

2021-04-28 22:12

此次富有村冲突是,有千名身穿警察服装头戴钢盔,身穿防弹衣,手持盾牌,藏着长刀和棍子的男子冲进富有村。出现此情况后,富有村村民在村口组织起来,纷纷从家里拿起锄头等农具自卫,随后双方发生冲突。

去年4月22日,因征收纠纷问题,晋宁县公安局在晋城传唤两名嫌疑人后,引发广济村村民聚集,武装特警进入村庄,村民拿着农具与其对抗,村民受伤30多人,特警受伤20多人,后来有一女村民眼看打不过,将汽油浇在自己的身上,又把剩下汽油泼向特警,准备拿打火机点燃,特警指挥者见此情况命令特警撤退,避免了发生更严重的后果。

经公安机关初步调查查明,晋宁县晋城镇富有村部分村民因泛亚工业品商贸物流中心项目建设问题,与建设施工方素有矛盾纠纷,以致项目于今年5月中旬以来陷于停滞状态。10月14日,项目建设方近千名人员进场恢复施工。当日,正在富有村吃早餐的8名施工方人员被村民非法扣押至村内捆绑手脚后殴打,并被泼洒汽油后,拖至村外项目施工现场附近道路上。之后,百余名村民持械冲向施工现场,施工方事前组织的数百名持械着统一服装人员与村民发生短暂激烈冲突。在此过程中,村民向对方投掷自制燃烧瓶,并点燃被扣押人员身上的汽油,施工方人员也持械与村民对殴,现场互殴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其中,建设施工方6人死亡(其中4人为被村民非法扣押人员,且均有烧伤痕迹),村民2人死亡,双方共计18人受伤。

昆明市政府新闻办昨天通报:造成8人死亡、18人受伤的晋宁县晋城镇群体性突发事件有了初步调查结果。

村民都靠种地为生,突然征收土地,村民都无法接受。对于征收土地的价格,村民更无法接受。按照市场价,当地的农田为400万一亩,而给村民的价格为12万一亩,这样一亩就相差300多万。对于中间的差价,钱的流向去了哪里,村民都表示怀疑。对于村民来说,没有了土地,生活不能保证,即使按照400万一亩的价格补偿,村民也不会同意的。

据高利兴介绍,侵占土地的行为早在2010年就开始了,面积约有3000亩。

从2010年这个项目征地以来,当地村民与项目开发商因补偿问题一直未解决,从来没有正式签过征地补偿协议,矛盾不断升级。

而对于核心问题——土地,村民们表示,因为征地补偿问题,当地村民和项目开发商一直存在矛盾。这个项目从征地到建设,他们从来没有正式签过征地补偿协议。开发商最初承诺的12万元一亩的补偿却变成了每个人4.3万元,很多村民拒绝了。村民期待有关部门对该项目的征地问题给出解释并公开有关的信息。

根据村民及当地有关部门的描述,此次冲突并非首次。今年5月17日,由于村民的阻止,该项目就已停工。据晋宁县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干部介绍,本来14日已经具备复工条件的,“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恶性的事件。”

昆明市投资促进局官方网站的公开资料显示,晋城泛亚工业品商贸物流中心项目由昆明工商联十堰商会、昆明市工商联成都商会、福建泽仕通科技有限公司联合投资,规划152公顷,用地面积2285亩,是昆明市重点规划、打造的14个泛亚综合商贸物流中心之一。

离开富有村后,记者来到晋城镇政府,希望了解事件处置情况,当地有关部门人员表示“以官方发布为准”。

村民张芳(化名)告诉记者,一些村民不止一次向上面反映过当地征地的问题。问题积压使得矛盾不断升级,最终酿成了惨剧。对于事件的下一步发展,村民们期待尽快查明事件真相,希望严惩责任人。

李江燕表示,由于项目的侵占,目前生活困难,而最初承诺的12万元一亩的补偿却变成了每个人4.3万元。“以前我们这里都是农田,种菠菜、生菜、油麦菜等大棚蔬菜,每亩一年能有7万多元的收入。所以听说每个人只有4.3万元的补偿后,很多村民拒绝。”

16日15时30分前后,记者离开富有村,经过晋城泛亚工业品商贸物流中心工地周边时,记者看到该项目指挥部外的一条交通主干道已经被封锁。

昨天下午,针对杨维骏称冲突原因为强占土地一事,京华时报记者致电昆明市委宣传部,宣传部工作人员称,对于细节调查情况已要求县委宣传部上交情况说明,目前还未收到上交资料,有调查结果会第一时间公布。随后,记者又致电晋宁县委宣传部了解情况,对方表示事件还在调查之中,所有调查情况统一由官方发布。

16日13时45分,记者再次探访富有村,虽不见14日当晚村内人人手拿木棍、锄头时刻保持警惕的景象,但村内气氛感觉仍十分压抑和紧张。

见到记者再次来访,一些村民情绪依然激动。村民李燕(化名)告诉记者,两名死者现仍摆在村委会,这两天村民几乎都不敢睡觉了。在富有村委会大院内,记者看到,这里聚集了数十人,两名死者遗体仍摆在室内。

而在约一公里外的富有村,大批村民手持钉耙、锄头等工具驻守在村口,警惕地看着任何一个过往的人。

死者张胜的儿媳李江燕说,因为征地补偿问题,当地村民和项目开发商一直存在矛盾。“这个项目从征地到建设,他们从来没有正式签过征地补偿协议。以前的一些地就是被强占过去的。”

14日晚,地处昆明西南部的晋宁县晋城镇下起了细雨。泛亚工业品商贸物流中心指挥部的板房内无一亮灯,也无工作人员在场。除了偶尔过往的车辆,指挥部院子内显得异常安静。

村民们拿着锄头、木棍等反击,现场一片混乱,“死了几个人,还有很多人受伤送医院去了。一直到17时以后,那些‘打手’才开始散去。”李海英称,村民们一直打市长热线和110,电话那头说会处理。

杨维骏:过去几年,云南大搞土地开发,地方政府强占基本农田的情况时有发生。

“他们都是有组织的‘打手’,准备攻进村子强占我们的土地!”村民李海英对记者说,14日早上即有一批穿着统一服装的人员,拿着家伙儿。“15时多的时候进村,不管男女老少,见人就打。”村民高利兴说。

记者:因强占土地发生几次冲突?杨维骏:近几年,因强征土地问题已经发生多次冲突。主要为去年4月份的广济村和今年10月份的富有村。冲突的导火索都与土地征收有关,而这次的冲突正是去年冲突的继续。

目前,公安机关已依法立案,针对建设施工方和村民,就案件情况开展全面侦查。对于组织、实施、积极参与违法犯罪活动的人员,不论涉及任何人,公安机关都将依法严肃追究其法律责任。